#StopAsianHate – 無知是病毒

市民上街為#StopAsianHate社會運動示威。

自疫情開始以來,在西方國家定居的亞洲人在不同程度上遭受了越來越多的種族仇恨。有些事端更發生在相對文明的城市,令這一問題變得更加顯著。亞洲社區被迫在恐懼中生活了幾個月,而不知一切什麼時候才結束。

社會企業研究院(SERA)邀請了他們的常務副院長 利哲宏博士就 #StopAsianHate 社運進行了討論。 巴基斯坦裔的利博士在香港土生土長,是一名經驗豐富的教育家,目前於一所本地中學擔任副校長。他對香港少數族裔的中文教育與生涯規劃進行深入的研究,及後成為平等機會委員會和青年發展委員會的董事會成員。

利博士向社會企業研究院分享了他對種族暴力事件背後原因的看法。

恐懼和無知導致歧視及暴力

利博士表示,種族襲擊事件不斷增加的主要原因是恐懼,無知和缺乏對科學的信任。如果人們信科學,就不會主觀地產生不必要的恐懼。他指出,如果人們一開始就將把2019冠狀病毒病 (Covid-19)稱為新冠病毒或高傳染性病毒,而不是標籤為「武漢病毒」,現在情況就不會這樣了。

人們將這病毒與中國聯繫起來,並開始標籤亞裔人士。從此,當看到亞洲人或黃種人時,部分西方人就以為他們是2019冠狀病毒病的攜帶者。這種無知和潛意識的恐懼導致了現存的危機。

「一旦你害怕並產生既定印象,您就會對這群體產生偏見和歧視。這最終將導致各種種族歧視,嚴重則發生暴力事件。」

利博士也分享了自己在香港見證類似事件的經過。他以最近佐敦的封區爲例,指出政府如何「埋伏」並圍封了砲台街,上海街,新填地街等。由於該地區有大量南亞裔人士居住,結果香港的一些本地人開始停止使用某些較多南亞裔員工的服務,例如FoodPanda外送服務。此外,一些香港人傾向遠離南亞裔人士,就好像他們(南亞裔人士)是2019冠狀病毒病的携帶者一樣。

然而,利博士承認在佐敦的大規模圍封之後,對南亞裔人士的怪責並沒有像「跳舞群組」或「健身群組」等其他群組多。利博士隨後重申,本地仍然存在恐懼和無知,而忘記了2019冠狀病毒病不能識別種族,亦不會選擇性地攻擊單一種族。

利博士(右)於平等機會委員會的記者會上解說。

大眾對種族運動的意識和反應

在比較 Black Lives Matter(BLM)和當前的反亞洲仇恨運動時,利博士指出,兩種運動的性質有所不同。前者是在喬治·弗洛伊德(George Floyd)遭受不公後觸發的,因此BLM運動是由執法人員的不當行為引起的。相比之下,後者是由於缺乏有關2019冠狀病毒病的信息和公眾教育,導致人們對亞洲社區戴上有色眼鏡。 「這件事(弗洛伊德事件)顯然不可原諒,因此在後期,其他種族也開始支持這一運動。但是,對『亞洲病毒』的仇恨是不同的。有一群人真的覺得我們是病毒攜帶者。而2019冠狀病毒病會影響所有人,因此這是每個人都會遭遇的問題。」他補充。

然後,利博士討論了運動的意識和響應能力。 「對於BLM,人們開始在媒體的宣傳下瞭解,爲自己、他人發聲從而改變現狀。不幸的是,對於反亞洲仇恨而言,有些人缺乏科學知識,加上西方國家的政治家正在將這一公共衛生問題政治化,特別是將其武器化以對抗中國。」他以科興 (Sinovac)和復必泰 (BioNTech)疫苗為例進行了解釋:普通公民會追隨被認可的任何一種疫苗。但是後來有人提出了這樣的政治思想,那就是在不接種科興疫苗的情況下,不允許人們進入中國。另一邊廂,歐洲人也有的想同樣的概念,即禁止接種科興疫苗的人入境。

利博士強調,這些政治不應該存在,因為那將導致我們原地踏步,最終使社會撕裂。「因此,世界各地的政治人士都不應將2019冠狀病毒病政治化,除非是正面信息,例如發達國家捐贈資源救助發展中國家。但是,如果使用2019冠狀病毒病引起種族分裂和不和諧的環境,那在21世紀確實不應該看到。」利博士說。

利博士(左三)與其他相關人士展示針對少數種裔兒童的升學及就業的研究報告。

減少針對少數群體的仇恨犯罪的建議

作為平等機會委員會和社會企業研究院的董事會成員,利博士向公眾提出了一些建議,以減少針對少數族裔的犯罪仇恨。

他敦促公眾擺脫我們的既定思考。人們不應心存偏見,而應該在不被誤導的情況下瞭解事實,尤其不要被社交媒體影響。有了這些思想,人們就會開始接受、尊重和產生同理心。但是,利博士遺憾地指出我們目前處於理想的另一端,我們還是有既定印象、偏見、歧視,而這些思想傷害了少數群體的人。

在一個國家/地區,我們不應再被膚色分類。反而,我們應以世界公民所共享的價值觀來自身及他人

最後,他談到了團結的重要性,這亦與社會企業研究院的願景有共鳴。世界的動向不斷變化。「在一個國家/地區,我們不應再被膚色分類。反而,我們應以世界公民所共享的價值觀來自身及他人。這是解決問題唯一的思維方式,因為2019冠狀病毒病毒並不理會你的種族。我們應要用正確的心態解決此問題。但是,如果我們仍然缺乏覺悟,那麼只能上帝保佑了。」他總結。


Other Articles

Bitnami