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bpx

職場大勢:在職進修多面睇

在大多數有管理、有規模的行業,要升職或跳槽加人工,經驗能力不可少,如求職者各項條件相若,學歷就成為決定因素,而對於年紀輕輕就到社會打滾的求職者,學歷也成為了他們的求職短板。在職進修說來簡單,對當事人來說,卻殊不輕鬆。本文訪問了兩位有在職進修經驗的年輕人,他們的感受相信可讓讀者對此有更深入的了解。

求職網站JobsDB去年底發表的《招聘、薪酬及福利調查報告》指出,聘請應徵者與否,僱主最考慮三大因素:「相關工作經驗」(68%)、「學歷資格」(51%)以及「預期的薪金褔利」(51%)。

Calvin花了四年時間,取得了理工大學的工學士學位。(資料圖片)

Calvin今年30歲,當年中五畢業後,報讀了三年制的香港專業教育學院(IVE)檢測及認證高級文憑課程,曾先後於富士康、王氏港建(WKK)及一家日本知名半導體公司從事質量管理的工作。

對於在職進修,Calvin笑指,覺得僱主是看重實力的,而學歷不足反映能力,所以IVE畢業後首兩三年,都沒考慮進修。「以前自己比較幼嫩,常常覺得學歷不是一回事,對『沙紙係張入場卷』更是嗤之以鼻。」Calvin憶道。

後來,公司聘請了一位無經驗的大學畢業生,而職級則與Calvin相同,他心裡的不是味兒油然而生。「我經驗比他豐富,可以處理很多問題,但那一刻似乎看到了自己的ceiling,」Calvin表示,他靜下來思考後,要更上一層樓,自己需要的是一個學歷,至少是學士學位,同時也希望藉進修將自己裝備起來,以應付日後的挑戰。

最終,Calvin於 2013年「投資十多萬」,報讀了理工大學的產品分析及工程設計學工學士兼讀課程,展開了維期四年的艱苦半工讀生涯。

統計處公布的《2016年中期人口統計主要結果》顯示,全港333.3萬名僱員當中,共有105.2萬人每周工作50小時或以上,佔全港僱員的31.6%。

「一般一個學期需要讀二至三科,而且一定是夜晚修讀的,一課三小時;而平日自己上班朝八晚五,有時需要加班,work-study balance已難求,更莫說是work-life balance,」Calvin指出,當時自己要應付功課及小組project,加上工作事務,已令自己應接不暇,多時睡眠嚴重不足,並笑指幸而「冇穿冇爛」地完成了學位。

另一位在職進修人士Rick今年三十有二,正職為健身公司的銷售人員。他16歲踏入職場,至今已有近20年工作經驗,於2015年開始修讀公開大學的兼職制的工商管理學士學位課程。

對比Calvin,Rick的上班時間為朝十晚十,晚上七時更為繁忙時間,偏偏這時間正值學校的開課時間,需要安排好工作、上課的時間,才能騰出時間進修。也因此,Rick每個學期只能修讀一至兩科,變相要更長的時間才能取得畢業的學分。

「對於我們這些進修人士,課程的彈性尤其重要,」Rick續指,因未必所有在職人士的工作時間都可固定在「朝九晚五」,而他選讀這課程的其中一個原因,正是每個學期不需硬性要求學生修讀多個學科,最少可以修讀一科(即三個學分)。

被問及取得學歷後會有何發展,Rick出乎意料地表示,「老實說,學歷對做Sales的職途無甚影響,有同學為了升職去讀,而我則簡單地為了滿足自己,希望自己能在進修過程學得更多,以求學以致用,或者有機會會做投資,做生意。」

不過,Rick也承認一點,有了學歷,上游機會確實會多一點,但去到進修這一步,金錢其實是很重要的考量,並指出「若持續進修基金可以加大資助項目,同時政府加大資助收入不多的人士去進修,就更加好。」

縱然一般人都明白,持續進修可直接提升勞動競爭力,但持續進修人口卻連年呈下跌趨勢。政府去年初就此問題回應指,勞動市場趨向及培訓機構提供的課程等外在因素,會影響港人持續進修基金的申領宗數。一些個人因素,包括工時長短,繼續深造的興趣等,亦令持續進修基金的申領數目有所放緩。

新加坡的就業培訓計劃(Workfare Training Support Scheme)的主要對象為低收入的進修人士。(資料圖片)

持續進修基金申請宗數由2006年度的7.3萬宗,跌至2016年度的不足兩萬宗。這或多或少是反映出兩件事,一為市民進修意欲下降,二為在職進修者報讀的課程並不在持續進修基金資助之列。

要維持香港競爭力,鼓勵市民進修及對在職進修人士的幫助,就成為必行的一步。在海外,有甚多以進修假期鼓勵僱員進修的方法。如奧地利城市Weiterbildungsgeld容許僱員與僱主達成協議後,可得到365日的進修無薪假,而員工期間可得到相當於失業救濟金的補助。

新加坡則推出就業培訓計劃(Workfare Training Support Scheme),當地僱主可向政府申領僱員基本時薪95%的缺勤薪金補貼,計劃主要為每月收入不多於2000坡元(約1.15萬港元)的35歲或以上僱員。

本港政府除了基金及其他資助計劃外,另有政策讓僱主培訓僱員方面的開支,可在利得稅中獲准扣除,然而這遠遠不夠。政府亦不妨參考上述相關國家的方法,提升僱員工作與進修滿足感之同時,兼顧平衡僱佣關係,以讓僱主挽留和招來人才,另亦需要適時更新基金及其他資助計劃的資助範圍,讓市民受惠。長遠而言,這才是雙贏局面。


其他專欄文章

「BRICKS」推動大學社企合作 釋放社
Read more.
The Big Issue發展社會投資有
Read more.
英國社企界供應鏈系統利發展 稅務優惠吸引
Read more.
跨越國界的心靈拯救者 — 張依勵博士專訪
Read more.
職場唯才是用 打破年齡限界
Read more.
沈祖堯:給予年青人機會 回報超乎想像
Read more.
【一带一路系列】土耳其之旅 尋覓教育新機
Read more.
青年人的職途困惑與解惑
Read more.
error: Content is protected !!